除了凯恩,如此英格兰出线有何意义?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11 13:53

  英格兰已经出线了!但英格兰队的表现无法让球迷们满意,上周四对阵斯洛文尼亚的出线关键战,甚至还零星爆出了不满的嘘声,出线次日英格兰媒体几乎哀嚎遍野……而今天的最后一战1球战胜立陶宛,也完全不能让人满意。

  《每日邮报》报道,英格兰对斯洛文尼亚和立陶宛的两场世预赛枯燥乏味,有 100 万球迷关掉了电视。

  核心软肋,缺创造型中场

  两场1比0的胜利,除了顶梁柱哈里·凯恩的两个进球,毫无亮点。主场1比0险胜弱旅斯洛文尼亚,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提前一轮拿到了俄罗斯世界杯的入场券。英格兰自错失2008年欧洲杯以来,之后几届国际大赛预选赛表现都是四平八稳,都能提前出线。

  然而从过程上来说,无论是阿勒代斯还是索斯盖特任下的英格兰,表现都只能以平庸二字形容。上周四对阵斯洛文尼亚的出线关键战,现场大片的空座位,安静的球迷,和零星爆出的不满的嘘声,都折射出三狮军团目前在粉丝心目中的印象。求变,而且要快。索斯盖特祭出的第一招,尝试目前在英超走红的三后卫体系。

  对阵斯洛文尼亚的比赛踢得平庸到什么程度?出线次日英格兰媒体几乎哀嚎遍野:如此英格兰出线也是枉然!不少媒体认为这场比赛是近年来英格兰踢的最差的一场比赛——可别忘记了,去年在法国欧洲杯上,输给冰岛后英格兰已经跌倒低谷。

  这还不是最后的糟糕结果。尽管对立陶宛的比赛是星期天下午 5 点的黄金时间,但本场比赛的平均观众人数为 369 万,是 10 场世预赛(全部直播)中收视率最低的。上周四英格兰主场对斯洛文尼亚的平均观众人数为 507 万,最高观众数为 618 万,远超 100 万球迷选择关掉了电视。

  空有控球,但中前场无法给前锋凯恩和拉什福德创造出射门机会,这样的比赛怎能不让人感到绝望?《泰晤士报》给出其他数字:没有一个英格兰中场球员能成功传球到禁区内;全场共尝试24次关键传球(传球给有射门机会球员),只有9次成功;另外英格兰球员尝试11次传中球,只有1次找到了自己的队员……反而是全力防守的斯洛文尼亚创造更多传中,另外10次关键传球成功了8次。

  前利物浦名宿索内斯在《泰晤士报》专栏中,一针见血:如果中场没有创造力,这支英格兰在俄罗斯毫无机会。他甚至极端到认为目前这支英格兰,连同去年参加欧洲杯的那批球员,是他见过的最平庸的一届。而索内斯可是看过2006年、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的资深球评家。

  “这个英格兰最大的问题是中场缺少创造力。埃里克·戴尔和乔丹·亨德森都是工兵型球员,但是要想他们在世界杯决赛圈很有效创造机会,很难。他们都是英超联赛中表现稳定的球员,对阵强队时需要他们阻止对手进攻,他们能出色完成任务。但是,在进攻端他们的发挥就不那么抢眼了”,索内斯评价。

  索内斯回忆,80年代当他意大利桑普多利亚踢球时,时任意大利国家队主帅恩佐·贝尔佐特曾经抱怨过意甲没有培养出本国的创造型中场,因为意甲球队倾向于从海外购买这类型球员。当时有小世界杯之称的意甲,在财力上和如今的英超相仿,而英超目前也有同样的趋势。纵观英超,各大豪门创造型10号球员皆来自海外,曼城的贝尔纳多·席尔瓦、大卫·席尔瓦、德布劳内,利物浦的库蒂尼奥,热刺的埃里克森,切尔西的阿扎尔等等。而英格兰本土培养的国家队创造型中场球员,还要追溯到巅峰时期的威尔谢尔。在这样的尴尬局面下,索斯盖特必须求变。

  应变之招,改打三后卫

  英格兰教练组开始谋划变化,是在今年6月。索斯盖特和他的助手霍兰德在波兰小城凯尔采,准备观摩一场英格兰国青队的比赛,并借此机会回顾过去9个月执教工作。而在这次波兰之行前,英格兰刚刚经历了尴尬的汉普顿公园之旅,他们最后靠着凯恩补时阶段进球,才扳平比分,避免将出线形势变得错综复杂。

  

  “我们在波兰一家餐厅坐下来,等着去看国青的比赛,然后盘点了一下我们阵容的资本,看看晋级还需要些什么”,索斯盖特回忆,“另外还分析其他可以备选的球员,以及我们可以如何改变”。当时他和教练组分析的内容,就包括阵容上的变化,其中一个大胆的提议是尝试变阵三后卫。为何称其大胆?上一次英格兰国家队变阵三后卫,是在2006年10月,当时主帅麦克拉伦在欧洲杯预选赛中做客克罗地亚,用特里、卡拉格和费迪南德踢三后卫体系,结果被比利奇识破,在边路上将三狮军团打穿,最终克罗地亚人2比0取胜。

  英格兰如今变阵三后卫,有更好的资本,也的确更符合国家队阵容配置。目前这支英格兰,有得分能力强的前锋球员,中场球员创造力不足,但后卫线上,左右两边的边后卫凯尔·沃克、丹尼·罗斯有很强的突进能力,速度、技术一流;而中后卫的位置上,新一代中后卫以斯通斯为首,都属于有很强控球能力的中后卫,和上一代的卡拉格、特里不同。

  核心问题,克服心理障碍

  然而变阵也好,尝试新人也罢,关于英格兰球迷已经失去了乐观的勇气。最近几届大赛证明阵型、球员能力有时并不是起到决定性意义的。2006年到2010年之间,鲁尼、杰拉德、兰帕德、特里等一代球星正是风华正茂,但即使是在那段时间的英格兰,在世界杯上即无力和德国、葡萄牙等一流球队抗衡,面对斯洛文尼亚等弱旅也显得进攻力匮乏。

  英格兰媒体就“英国病”有很多探究。本土球员天然实力不足固然是不争事实,但比上不足起码比下有余——欧洲杯被冰岛淘汰,很难将其归咎英格兰球员实力不够。英格兰媒体也被问责,过度捧杀和曝光过度都是问题。近年来,球员大赛期间的心理问题被摆上台面,心理治疗师也成了国家队教练组成员之一。

  而球队刚出线,索斯盖特忙不迭给自己的球员解压,认为自己的阵容没有“超级球星”。他急于摆脱喜欢贴标签的英格兰媒体又创造出什么“黄金一代”或者“超白金一代”这样的词汇。而当阵容中有身价动辄超过4000万英镑的球员时,这的确会是主教练的心理负担。

  “好吧,他们没赢什么奖杯前,叫他们是什么超级巨星是不是不合适?我们现在把他们成为超级球星,只是因为他们的身价,或者仅仅因为他们正在踢欧冠联赛”,索斯盖特说:“但是只有他们进了半决赛,决赛甚至赢得奖杯,我才会视他们为超级球星。在那之前,所有球员都需要证明自己。作为教练,也是如此。直到我带队拿到奖杯,我才会将我自己看作是超级教练。我们可不能自视甚高,所谓的超级巨星,是皮克、拉莫斯、布斯盖茨、克罗斯、赫迪拉、诺伊尔——我还可以说很多名字,这才是超级球星。”

  

  “在我们的国家,围绕英超联赛我们创造了很大的泡沫,因为金钱,因为英超联赛的资本。但我们必须证明自己,这点球员都没有问题,他们都非常渴望证明自己”,索斯盖特表示。身价5000万英镑的斯特林,无论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表现都起伏不定;阿里和戴尔这对中场组合在热刺打的风生水起,但在国家队,热刺中轴线在去年夏天就没能证明自己的成功……对这个年轻但又让球迷无比熟悉的三狮军团,他们的俄罗斯之路注定崎岖不平。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