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不出日语的日本网球​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9 06:26

融合与冲突 大坂直美-讲不出日语的日本网球​手

2018-10-09 06:18来源:搜狐体育美网/中网/网球

原标题:融合与冲突 大坂直美-讲不出日语的日本网球​手

(搜狐体育 郭健10月9日发自北京)“很多日本球迷观看了你在东京赛上的表现,你能用日语评价一下他们吗?”在中网女单1/4决赛赛后,一位日本记者用英语向获胜者大坂直美(OSAKA Naomi)发问。

新科美网女单冠军毫不犹豫地英文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用日文怎么说。感谢大家观看我的比赛,即使是……嗯,对了,(当时球迷和我)是在一个时区里,感谢球迷的支持,希望下一轮我能打得更好,”听得出,长居美国的大坂直美潜意识中忽略了记者提到的是东京赛,还以为和同胞是在不同的时区里。虽然从2015年就开始强化日文学习,但被很多运动员认为是“害羞、腼腆”的她目前还是无法用“母语”畅所欲言。

对于这位父亲是美籍海地人、母亲是日本人,出生在大阪,三岁后定居美国并拥有美国护照的日籍小姑娘来说,身份认同似乎是她出道,尤其是在9月初美网夺冠以来人们始终关注的一个话题。事实上,因为其跨越东西方文化的特殊背景与经历,即便是在今年赢下美网之后,大坂直美在很多人看来都还是谜一样的人物。于是在之前的武汉网球公开赛上,由于大坂直美在获得东京赛亚军后临时宣布退赛,国外记者会向参赛的几乎所有大牌参赛选手问及对于其个性的了解。在中网期间,更有中国记者请OSAKA Naomi选择一下自己的中文译名:是带有“美丽”意味的大坂直美,还是WTA官方与日本网协沟通后认定的大坂娜奥米,这让新科美网冠军一度一头雾水,最终选择了大坂直美这个“别人叫我我可能也听不懂”的中文名字。

据说,通过一个人正在听的歌曲可以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大坂直美歌单里的歌手中有朴宰范(Jay PARK)、尼琪-米娜(Nicki Minaj)和痞子阿姆(Eminem)这样几个名字:一位是韩裔美国歌手,一位出生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5岁时才定居美国纽约,还有一位从小在黑人区成长、最后却成为“嘻哈”界极少获得成功的白人歌手中的一员。跨越地域和文化障碍,实现种族融合与发展,是他(她)们身上共有的标签。

那么大坂直美的标签又是什么呢?

作为美(海地)日混血儿,目前定居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大坂直美在公开场合对于自己国籍的认定始终清晰而直率,“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总是问我有关国籍的问题,答案确定无疑,我正在为日本而战,”这位有着深色皮肤和棕色卷曲长发的20岁女孩子说。当然,她也承认这是自己与父母商量后的结果,“不是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在今年中国网球公开赛的赛前欢迎晚宴上,大坂直美肯定地表示自己能够听懂日语。只不过每次发布会中,她还是会选择用英语来回答问题,据说是为了避免日文用词不当而产生不必要的误解。于是在赛后采访环节里会偶尔出现这样一幕:日本记者与本国球员用英语一问一答,交流过程固然畅通顺利,却还是让人感觉有点迷离。另外除了语言和肤色,大坂直美在一些风俗习惯方面也与传统意义上的日本人所不同。在日前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上她就曾直言不讳地说,“我拿筷子的方式有些奇怪”。

然而外表上的疏离并非大坂直美内心世界的直接映射。当在美网夺冠23天后被记者追问对于那场充满戏剧性和冲突感的决赛的回忆时,大坂直美首先给出的回答却是,“你吃过抹茶冰淇淋吗?”在得到记者肯定的答复后,她才进一步展开说,“当你吃下一口抹茶冰淇淋的时候,会感觉很甜但味道也非常浓烈,这就是美网决赛留给我的记忆,苦中带甜。”或许,这种“曲径通幽”般的禅意问答正是源于日本姑娘所蕴含的东方精神与智慧。而她在赛后以鞠躬来感谢球迷支持的举动在欧美球员中更是非常罕见的,“我喜欢有关日本文化的一切,”大坂直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喜欢日本的食物,每个人都很友善,所有关于日本的一切都很酷。”

日本文化对于大坂直美的影响还体现在她的胜负观上。在中网女单1/4决赛对阵东道主球员、同时也是好友张帅之前,她说,“我不会因为与朋友对阵而放对手一马”。结果,曾经直言自己“情绪波动很大”的大坂直美赛中甚至更加激动,以至于在艰难获胜后落泪;即便如此,比赛结束与对手拥抱致意时她没有忘记为此致歉,但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大坂又微笑着表示,“我喜欢与主场观众”。 在第二天故事甚至还有了续集,半决赛输给塞瓦斯托娃之后,日本球员旧事重提,“昨天我有点惭愧,因为赛场上的行为不是那么好,所以今天想稍微改正一下,做得更好一些,”大坂直美在新闻发布会上低声说道。她可能是所有中网参赛球员中赛后采访声调最低的一个了,即便是在麦克风的帮助下,坐在后排的记者还是要努力竖起耳朵听听她究竟说了什么。这个时候有的日本记者干脆选择了放弃,直接用手机录下现场屏幕上显示的搜狗英文实录。狂野与谦卑、低调并强势,看似矛盾的性格在20岁女孩的身上快速切换,或许这正是鲁思-本尼迪克特所提及的日本国民双重性格在个体身上的体现吧。

“日本人从一种行为转向另一种行为,在心理上并不会感到痛苦,这种能力是西方人难以置信的。我们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极端的可能性。可是在日本人的生活中,矛盾-在我们看来就是矛盾-已经深植于他们的人生观之中,正如同一性根植于我们的人生观之中一样,” 本尼迪克特在其著作《菊与刀》中指出。

与之相应的是,中国球员张帅在谈及与好友比赛的感受时充满温情地说,“和好朋友同场竞技总是很困难的,有的时候也很纠结。我觉得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管输赢都希望大家能够保持很好的友谊,也希望每个人都健健康康的。”

不容忽视的是,除了东西方文明的融合与冲撞之外,独特的海地文化也在大坂直美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自移居美国之后她一直跟奶奶生活在一起,父亲又是她职业生涯的领路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坂直美是在一个海地家庭中长大的。在她的眼里,海地人乐观开朗,充满了正能量,“如果海地人把你当朋友,那他会为你做任何事情,”大坂直美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特质,很开心我的祖父母和父亲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为之注脚的是张帅曾经如此形容自己心中的大坂,“我的好朋友是非常真诚、甜美、纯真的。”

除了迷信的因素之外,对食物的喜好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美网夺冠时大坂直美一直以三文鱼贝果这种非常纽约的食物为早餐,但如果有的选的话,她也会希望自己的餐桌上有日式猪排或是咖喱猪扒饭。这就好像她和日本这个遥远又亲近的祖国的关系,“当我去到日本的时候,我并不会有在家里的感觉,而是觉得我在一个超棒的假期中,可以充分享受美好的时光,我不想离开它,”大坂直美说。

也许当OSAKA Naomi能够用日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假期将更加完美……

(搜狐体育 郭健/文-李志岩/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