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面临诸多挑战,会被比特币取代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7 18:22

黄金面临诸多挑战,会被比特币取代吗?

2018-06-07 17:36来源:中国经济周刊比特币/年报/加息

原标题:黄金面临诸多挑战,会被比特币取代吗?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在经过2016年的缓慢增长之后,国际黄金市场从2017年以来进入了徘徊期:在需求方面,2017年全球黄金需求下降7%,2018年全球第一季度需求也下降7%,为2008年以来最低;在价格方面,伦敦金(AUUSDO)整个2017年在1300美元/盎司的关键整数附近震荡。

不过,在国内A股上市公司表现方面,黄金行业却是营收净利的双增长。《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11家黄金行业上市公司(中信证券行业类)2017年度总营收2207.67亿元,同比增长7.47%,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4亿元,同比增长36.3%。

>> 紫金矿业净利占比超过行业一半,山东金泰为唯一亏损企业

在这11家上市公司中,紫金矿业(601899.SH)可谓一家独大, 2017年的总营收为945.49亿元,占全行业的42.83%;净利润为35.08亿元,占全行业的54.47%。值得注意的是,紫金矿业2016年净利润仅18.4亿元,2017年同比增长90.66%。

紫金矿业在年报中分析称,报告期内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大幅度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矿产品产量和价格的上升,以及公司经营和管理效率的提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紫金矿业主营产品除了黄金,还包括铜、锌,其2017年的黄金生产量呈现0.39%的下降,铜和锌则有较大幅度增长。

此外,其年报还显示,紫金矿业位居2017年《福布斯》全球2000强企业第1200位、全球有色金属企业第18位、全球黄金企业第3位。

在营收方面,山东黄金(600547.SH)超过500亿元,中金黄金(600489.SH)、恒邦股份(002237.SZ)、湖南黄金(002155.SZ)也超过100亿元。而山东金泰(600385.SH)、园城黄金(600766.SH)仅分别为0.25亿元、0.11亿元。

园城黄金的营收规模刚刚超过1000万元,不但在黄金行业垫底,在其所属的山东板块也处于垫底位置。该公司2017年资产总计只有1.62亿元,在所有山东板块股票中排名末位。有媒体因此称其为山东板块的“袖珍股”。

在净利润方面,山东黄金超过10亿元,湖南黄金、恒邦股份、中金黄金、刚泰控股(600687.SH)、赤峰黄金(600988.SH)也超过1亿元。山东金泰为唯一亏损的公司,亏损0.06亿元。

山东金泰年报显示,“因美元加息导致国际黄金价格波动较大,基于风险控制,公司减少了黄金珠宝贸易业务交易,公司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及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均下降幅度较大。”

>> 黄金行业难言暴利,垫底公司员工平均月薪605元

除了营收净利主要财务指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对税费、毛利率、职工薪酬进行了统计。令人意外的是,黄金行业或许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金光闪闪”。

在应缴税费方面,这11家公司共缴税费21.06亿元,为全行业利润的32.7%。其中,紫金矿业为11.76亿元,中金黄金、山东黄金、刚泰控股超过1亿元,恒邦股份等其他7家不足亿元。

在销售毛利率方面,紫金矿业、山东黄金、中金黄金“三巨头”仅为10%左右,分别为13.94%、9.07%、11.42%,显然难以称得上是“暴利行业”,与外界的想象有不小的差距。

在职工薪酬方面,似乎更是让人“大跌眼镜”。这11家企业应付职工薪酬总和为15.9亿元,员工总人数为77090人,2017年人均薪酬为20629.46元。

具体到公司层面来看,在人均薪酬方面,山东金泰为31.75万元,位居第一,园城黄金为9.63万元,荣华实业(600311.SH)为6.54万元。恒邦股份垫底,仅为0.73万元,平均月薪约为605元。

不过,虽然山东金泰的人均薪酬第一,但被拖欠。山东金泰年报显示,“金泰股份公司本部2017年报表利润发生净亏损912.11万元,金泰股份公司本部经营困难,不能按规定履行纳税义务,职工的薪酬和社保费未按时发放和缴纳,拖欠职工的薪酬以及欠缴社保费、税款及滞纳金合计8032.78万元。”

>> 黄金面临诸多挑战,会被比特币取代吗?

为何国际黄金市场在过去一年呈现徘徊状态?卓创资讯贵金属分析师张伟认为,黄金市场之所以呈现“量降价稳”态势有多种因素。

他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说:“首先,2017年是美元下跌的一年,以美元标价的资产价格上涨,削弱了黄金保值的吸引力。其次,随着美联储常态化加息和逐步缩减资产负债表双管齐下,美元实际利率逐步抬升,孽息资产黄金持有成本上升也打压了黄金的投资和实物需求。最后,近年来全球地缘政治局势持续紧张,虽然共识是斗而不破,但还是对金价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

这种局面何时会得到扭转?张伟分析说:“考虑到美联储加息逐步接近目标值,投资者对资产泡沫的担忧情绪上升,关于新一轮危机到来的言论也屡见不鲜。随着人民币和国内黄金的国际化进程,‘量降价稳’局面或将向‘量价齐升’转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黄金行业也正在面临一些比较大的挑战。近日,在由河南省三门峡市政府主办的黄金珠宝高峰论坛上,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立新表示,黄金珠宝行业未来面临两大挑战:“第一是关注新生代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如何吸引他们的关注?第二便是拥抱互联网,不论你是否喜欢都必须选择,这是行业的发展趋势,是更大的挑战。” 王立新认为,不应过于依附“老式”结构做当下的黄金珠宝产业,而是需要寻找新理念,在经济形势改变的进程中,不断前行,拥抱未来的黄金时代。

此外,黄金行业还面对着比特币等加密币的冲击。张伟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比特币的火爆与黄金的冷清有一定关系,但是随着比特币神秘面纱的逐步揭开,以及各国政府的严厉监管,数字货币最终还是无法与黄金相提并论的。比特币现象带有明显的盲目炒作嫌疑,是一种概念的炒作,是资本追逐暴利和贪婪本性的体现,毫无避险属性可言,已经赤裸裸地演变成一个巨大的投资泡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